海湾战役检证美军“战区主战”改革

    2015年年底 以来,中国国防和戎行 改革加速推进,明确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原则,在改革过程中,安身 中国国情军情的实践 至关重要,学习 国际先进经历 也能起到助推的作用。怎么 了解 “战区主战”和“军种主建”,怎么 处理两者之间的关系,海湾战役 经历 可以提供有利 的启示。

    1990年8月,伊拉克全面入侵科威特,其实不 论 国际社会强烈对立 而回绝 撤军。1991年1月,以美军为主的多国部队在完成代号为“沙漠盾牌”的紧迫 赶赴沙特阿拉伯设防 任务 后,发动代号分别为“沙漠风暴”和“沙漠军刀”的空中和地上 攻势,沉重冲击 伊拉克戎行 并解放科威特。

    在历时42天的“沙漠风暴”举动 中,以美军为主的多国部队空中力气 通过38天的接连 空中冲击 摧毁了伊拉克的军事指挥控制体系 和通讯中心,全面限制 了伊拉克的防空体系 ,对伊军地上 部队形成 沉重冲击 ,而在终究 4天的地上 战中,以美戎衣 甲机械化部队为主的多国部队地上 力气 一直 把握 战役主动权,成功迂回围住 并且重创了集结在科威特及伊拉克东南部的伊军地上 部队主力,其间 包括配备 精良的所谓“共和国卫队”,完全完成 了解放科威特和对伊拉克军事力气 进行惩罚性冲击 的战略方针 。

    从国际政治的视角来看,迸发 于暗斗 末期、新旧国际次序 交替要害 阶段的海湾战役 ,不只 彰显了美国的超级大国方位 ,并且 为中东区域 局势演化 注入了新的动力。然而,在军事领域,海湾战役 具有更为重要的划时代意义,其集中体现了在美苏暗斗 时期长时间 军备竞赛的推进 下,美国常规军事力气 建设所取得的成果,例如隐身技能 、精确 制导技能 、电子核算 机等新技能 ,以及各军军种 和联合作战理论和战法的开展 ,联合作战指挥体制的建立与运作。可以说,海湾战役 为后暗斗 时代各大国的常规军事力气 建设指引了方向,引领了后来新军事革命的先声。

    美军军改奠定“打赢”基础

    二战之后,基于历次战役 和应急举动 的经历 教训,美国的军事体制不断调整。其间 影响较为深远的包括1947年的《国家安全法案》——该法案正式设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国防部、中央情报局等战略决策机构和职能部门。1958年的《国防部改组法》则开始 别离 了各战区司令部和军种部的职能。

    而在1986年,《戈德华特-尼科尔斯法案》成为近三十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改革。这一法案明确了从总统、国防部长到战区的指挥链,进一步强化了战区司令部关于 配属给本战区的各军军种 部队的作战指挥权。同时依据 该法案,军种部的主要职责是负责军种部队的日常配备 、建设与管理。通过以上改革,到20世纪80时代 末期,美国的军事体制开始 具备了“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特征。

    毫无疑问,海湾战役 成为这一体制所阅历 的第一次重大战役 考验。

    海湾区域 处于美军中央司令部的职责 区,这一司令部是暗斗 时期建立 最晚的战区司令部。20世纪70时代 末,苏联入侵阿富汗、伊朗迸发 伊斯兰革命,在一系列工作 的刺激下,美国于1980年组建应对中东局势的“快速安置 联合特遣部队”。1983年,美国国防部将其升格为中央司令部,划定了包括19个中东和海湾国家在内的任务 区,并指定了战时配属部队。中央司令部因此成为与和平 洋、欧洲等战区司令部平起平坐的联合作战司令部,由四星大将 指挥。

    然而,与其他战区不同的是,中央司令部建立 时,美国并未在中东区域 取得 永久军事基地,中央司令部只能设在位于美国本乡 佛罗里达州的坦帕,其部属 的水兵 司令部则设在夏威夷。两伊战役 期间,美国为了维护海湾石油运输战略通道的安全,暂时 加强了水兵 兵力 安置 ,为通过战区的油船护航。但战役 完毕 后,美国在本区域 的军事安置 迅速缩短 。1989年,美国陆军大将 诺曼·施瓦茨科普夫自愿接任中央司令部司令时,很多上级和同僚都对他不选择其他更重要的岗位一展身手而感到困惑,足见中央司令部在美国军事战略中的边缘方位 。

    施瓦茨科普夫到任后即开始从头 评价 战区所面对 的综合态势,修订应急作战方案 。通过 调研,施瓦茨科普夫判断,伊拉克已成为美国在中东区域 最大潜在挟制 。在国防部长切尼和参联会主席鲍威尔的撑持下,他说服高层决策者在新的战略规划中加入这一判断。中央司令部的作战方案 修订也随之启动,并在海湾危机迸发 前夕施行 推演。虽然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时,新版作战方案 修订并未完成,但毕竟为战时应急反响 打下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