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巴基斯坦,雪峰下的爱与哀愁

上篇:巴基斯坦雪峰下的爱与哀愁

花园国都 的芳华 活力与魂灵 城市的岁月沧桑

体验道路 :伊斯兰堡-岩盐矿带-拉合尔

微妙
巴基斯坦,雪峰下的爱与哀愁

在伊斯兰堡,我们不得不感叹“中国女人的美是用来静静赏识 的,而巴基斯坦女人的美是用来震撼神经的。”

北边境省的白沙瓦是巴基斯坦最具民族特色的城市。到巴基斯坦如不去著名旅游胜地和军事重镇白沙瓦将是一大憾事。约2世纪初,贵霜王朝犍陀罗的迦腻色迦王一世曾定白沙瓦为国都。因为 白沙瓦地处中亚多个交易 要道上,当地在多个世纪以来都一直是南亚大陆与中亚之间的交易 重镇。

巨大的锡克城堡面对兴都库什山的开伯尔山口,一直延伸到白沙瓦城,无论曾经 仍是 现在,都被认为是一座重要的军事装置。现代的白沙瓦仍然肩负着中亚和南亚之间的交易 通道。

见到过伊斯兰堡和拉合尔后,当我们来到白沙瓦的时分 ,第一印象是人的风貌不一样了,并且 是很不一样。街上单独行走的女人不多,打扮都很保存 ,常常是一袭黑袍或蓝袍从头遮到脚,只露出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有的乃至 在露眼睛的当地 也蒙上了纱网。男人身上发出 出一种说不出的豪气,凭潜意识判断,他们就是当今世界上稀有 稀有的、终究 保存无缺 的、特殊环境下铸造 出的、世上所有女人抱负 中的正版真男人。

总而言之,帕坦人遵循着人类最原始的道德 原则 日子 着,他们强悍忠义、热衷好客、遵循 传统。他们的社会道德 原则 主要体现为“好客与复仇”。有客人上门,有钱人 杀鸡宰羊,宴席款待,即便 贫民 也会拿出家里最好的给客人吃。帕坦人嫉恶如仇,刚烈义气。土地、水源、金钱、女人之争,常常会引起部落、氏族、家庭之间的仇杀。冲突一旦迸发 ,以牙还牙,杀人偿命的报复被视为正常。

黄昏 在白沙瓦组织 下来后,通过 短暂的休憩 调整,第二天一大早,便向开伯尔进发了。通过 略显嘈杂的集市,我们的车在路边停了下来,旁边就是卖生果 、羊肉等的摊位,路那边房子很密布 ,人来人往,好不热烈 。据说,这里是一个很有规模的小集市。无论是城区仍是 城镇 ,我所见到的巴基斯坦的商店都像库房 ,商品都像陈年旧货(因为上面落满了土),村落都像被炸过……路中央竖着一块绿色的牌子—呼嗒哈费兹(再会 )。

这就意味着,再往前,跳过 这块牌子,就是独立部落区了。等了很久,该照的照片也照了,该看的街景也看了,该有的攀谈 也都谈了,该有的问询 也都问了……终于,架着机枪的皮卡作为开路兼护驾车来到了我们车前,我们正式出发的时刻,终于到来了!进山之前的路段,底子 上都是在村庄里穿行,住家、小店,劳作的、闲逛的、攀谈 的人,夹着尾巴的狗,趾高气扬的山羊……刺眼 的莫过于或停放于路边,或行进在路上的美式武器运送车。

当地民众面对这造价昂扬 的武器配备 ,完满是 一副熟视无睹的表情。他们的心境 ,我还真是无从体会。我恰似 堕入 了一种感触中,努力想体会、感受乃至 考虑 些什么,但毕竟 又抓不到什么。

斯瓦特河谷:山水相依的乐土

巴基斯坦北部具有 世界最美丽的山地风景 。在西北方的兴都库什山麓徒步旅游 ,或者沿东北方著名的喀拉昆仑山公路探险,去东南边 的喜马拉雅山应战 自我,都具有巨大的吸引力。而被这“三座大山”围起来的风水宝地,就是有“东方瑞士”之称的斯瓦特河谷区域 。河水清清,绿草莹莹,湛蓝的天,洁白的雪,甘旨 的鳟鱼……斯瓦特峡谷绵延10360平方公里,均匀 海拔975米。

微妙
巴基斯坦,雪峰下的爱与哀愁

资料图

最高温度为21摄氏度,最低温度为7摄氏度,使得这里终年都是度假胜地。与天然 美景相照应 的,是这一区域 的释教 遗址 。此地不只 属于犍陀罗释教 艺术文化区域内,并且 正是《大唐西域记》中记载的乌仗那国地点 地。“乌仗那”为梵文的译音,意思为花园,了解 无误地传达出这一区域 的天然 美景。

作为早年 的释教 圣地,鼎盛时期国内释教 寺院多达1400座,佛迹不计其数,是各国和尚 西行求法的主要巡礼区域 。从公元前2世纪到公元9世纪,释教 在斯瓦特盛行。斯瓦特就是西藏金刚乘派的发源地。

8世纪时,前史 上著名的莲花生大士脱离 斯瓦特,通过 拉达克和西藏,完成了他的思维 转化。释教 的宁玛部分现在在拉达克区域 、西藏和尼泊尔仍然盛行。随处可见的佛塔遗址、寺院和塑像提示 着人们这里直到16世纪仍是释教 的繁荣地。斯瓦特仍是 穆斯林征服者们征服这块次大陆的准备之地。著名的穆罕默德、巴布尔和阿克巴国王都曾来过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