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中国金融的“稳”与“变”

  文/新浪财经定见 领袖 专栏(微信大众 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人大重阳

  中国金融更多的是“变”,只有“变”才有生命力、才有竞争力。我认为之所以会呈现 这么多的变化,主要有三点:第一个就是市场脱媒的力气 在显着 地加强,第二个是科技的浸透 在改变金融业态,第三个是国际化力气 在牵引着中国金融市场变化。

吴晓求:中国金融的“稳”与“变”

  中国金融的四“稳”

  一是金融体系相对安稳 。当时 ,很多 研讨 发现,中国不会呈现 体系 性金融风险,我也不相信在未来很短的时间内会呈现 金融危机。这对中国金融来说是最大的结论,当然我们要做更深沉 的研讨 。我们有必要 要知道金融危机发生 的过程、演化 的前史 、内涵 的逻辑。我之前写了一本书,专门研讨 全球金融危机演化 前史 和演化 的逻辑。不同国家它金融危机发生 的起点 、原因、过程以及危害程度,包括它的恢复能力等等都有巨大的不同 。

  大国有大国的特征,小国有小国的特征。小国会常常 呈现 金融危机,特别是那些经济开展 水平很低的小国。因为很多的小国,特别是从一个相对落后的国家要变成高速增加 的国家,它对外资的依赖是十分 大的。外资是这些国家经济增加 最重要的推进 力,导致在外资迅速退去的时分 ,危机就开始迸发 了。大国相对来说比较难,俄罗斯在军事上是一个大国,但从经济的市场化能力来看它不是一个大国,因为它整个结构和弹性很软弱 。日本在经济上是一个大国,美国肯定是一个超级大国,中国也是一个大国。我们说是大国不是说它单体经济规模,而是说它的经济再生能力。

  中国显而易见是大国,我们通过 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的经济再生能力、市场化能力十分 强。我们改革开放40年有一个巨大的特点就是经济的钱银 化程度越来越高。从M2/GDP来看,我们现在是超过2.0了,在2.1左右。但是 回想一下,曾经 40年中国没有出什么问题。可能在80时代 末90时代 初呈现 过两年左右的变化,但是 那个时分 中国经济的市场化率不是很高,方案 经济很重。假如 这种状况 发生在其他国家,可能会呈现 比较严峻 的通货膨胀。但是 ,中国的CPI一直坚持 在相对低的水平,或者说相对健康的水平,2%左右是十分 健康的。我们这些数据都能说明中国经济相对来说是比较健康的。

  二是中国金融微观 调控的原则相对安稳 。也就是说它建立了一整套十分 完好 的基于市场变化的,也是相对科学的安身 其调节的规则。特别是我们的钱银 政策,它可以 构成 科学的完全符合 逻辑的一整套逆周期调节东西 和逻辑原则。当然这主要是我们央行发挥了作用,而不是其他金融监管部门,这些金融监管部门仍是 有一定问题的。比如房子 租赁,做金融的人很熟悉,做交易一定是把风险放在第一位,把收益放在第二位。假如 把收益放在第一位,迟早 会出大事情。但是 ,我们很多监管部门对这个原则的把握 就欠好 。总的来说,中国相对安稳 的金融微观 调控原则,奠定了中国整个金融体系以及中国经济40年相对安稳 的增加 机制。

  我们在座的都是本科生、研讨 生乃至 博士,我们都读过微观 经济学,也上过钱银 银行学的课程。其间 会谈到两个政策,一个钱银 政策,一个财务 政策,在中国这两个政策是不协调的。我向来 没看到它们协调过,因为他们说的不是一样的话。我们的财务 政策底子 上就是收税,当然财务 政策在向好的方向走,我们终于减税降费了。

  三是中国金融市场化改革方向不会变,也不能变。金融市场化改革这个方向不会变,假如 变也是变得更重要了。最近我试图向银行借款 ,这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拿一个房子去办典当 借款 ,首要 要进行强制性公证。我就猎奇 地去看一看强制性公证是什么?为什么要进行强制性公证?它的核心逻辑是债款 人不会违约,只有债务人可能违约。要害 是强制性公证是在保全债款 人权益,应该是债款 人付费,为什么还要债务人去付呢?这是要改的,是要真正地为老群众 着想,要真正完成 市场化改革。

  四是金融的开放和国际化不会变,不该 该变也变不回去。中国现在是一个全球性的大国,在世界前史 上没有一个全球性的国家,它的金融是封闭的。全球性大国的核心标志是要在国际钱银 体系以及全球金融市场中有话语权、抉择 权。交易 规模是不是全国际 第一其实不 太重要,最重要的是要赢得金融竞争。所以人民币国际化、中国金融市场开放,这一趋势不会变。

  中国金融的六“变”

  中国金融更多的是“变”,只有“变”才有生命力、才有竞争力。